当前位置主页> 正文

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国的制度优势——大国尊严系列之四

高端解读 2019-01-17 16:30:24 杨宝荣/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总第397期 放大 缩小

2019年将迎来新中国成立的70华诞。当2018年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尘嚣甚上,21世纪以来日益形成的多边开放合作国际氛围受到挑战,中国的外部发展环境受到新的消极影响的时候,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战略在克危克难中稳步推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首先讲到,“2018年,我们过得很充实,走得很坚定。”之所以这样强调,是因为在2018年我们以坚强的定力应对来自内、外部的各种风险挑战,围绕“发展”这一第一要务不动摇。这一看似简单的阐述,却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战略定力,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也是中共领导人对外部风险环境下的舵手思维。70年前,毛泽东针对中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而外部环境压力较大背景,就如何解决当时国内社会经济困难,提出了“不要四面出击”的指导方针。该方针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在国家建设风险管控中的战略思维。当前看来,这一政策导向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美国从“亚太再平衡”到“中美贸易战”无不反映了对华关系的趋紧。回顾历史,现下的中美关系同70年前却又一定的相似。

1950年也曾是新中国面临严峻国家安全挑战风险的年代。6月6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毛泽东针对新中国面临的国内外形势,作了《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报告,在肯定新民主义革命在全国取得伟大胜利并得到世界友邦国家政府和人民认同基础上,清醒认识到“在伟大胜利的形势下,我们面前还有很复杂的斗争,还有许多困难。”其中包括建国伊始面临的国际帝国主义、国内反革命分子的安全威胁,更有消除许多人对我党“进京赶考”能力的质疑。因此,该报告中,毛泽东就当前的经济工作原则提出,“我们要合理地调整工商业,使工厂开工,解决失业问题”,实施减租减息,调整税收、扩大培训,让更多的人拥护我们,“全党都要认真地、谨慎地做好统一战线工作。要在工人阶级领导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把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团结起来”,“从而使帝国主义在我国人民中变得更加孤立”。就下一个阶段中国的发展方向提出了总的指导思路:“总之,我们不要四面出击。四面出击,全国紧张,很不好。我们绝不可树敌太多,必须在一个方面有所让步,有所缓和,集中力量向另一方面进攻。”

“不要四面出击”虽然是毛泽东立足于国内经济形势提出的工作思路,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长期所强调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原则。这里的“大事”就是其时的主要矛盾,同“实事求是”的“事”是一个问题。毛泽东主导确立并由中共长期坚持的“思想建党”,就是要让全党成员学会科学的思维方式看待事物,并进而遵照事情的发展规律解决事情。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在长期严重缺乏资金、技术的背景下,要现实发展,特别是实现跨越式发展,需要克服的困难是巨大的。类似的情况在当前很多发展中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因此,如何在资金、技术有限的条件下,甚至是受到外部严格制约的条件下,实现以工业化带动下的“四个现代化”的实现,是后发展中国家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难题。这是马克思经典理论中所没有的内容,但也是中国通过自己的努力探索,在制度设计中取得了巨大成绩的方面。中国的发展成就首先要归功于中国的制度经验,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

就在中共七届三中全会闭幕后的同月25日,因朝鲜半岛的内部民族解放和独立战争爆发,也由此发生了新中国的第一场保家卫国的国际战争——“抗美援朝”。1950年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9月15日,美国率领下的16国军团武装协助韩国对抗朝鲜。随后,当所谓的“联合国军”一路向平壤推进时,中国的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朝鲜作为中国东北地区的门户,对中国东北、华北乃至全国的战略安全至关重要。除了“唇亡齿寒”这样的警示,还有美国支持下的蒋介石集团也在蠢蠢欲动。为此,中共中央政治局研究决定,接受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对此毛泽东1950年10月27日在同民主人士周世钊、王季范谈抗美援朝战争时指出,虽然“我们急需和平建设,如果要我写出和平建设的理由,可以写出白条千条,但这百条千条的理由不能敌住六个大字,就是‘置之不理’。现在美帝的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会有困难。所以,我们对朝鲜问题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还凶,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中国的身上,从朝鲜一把刀插在我国的头上,从台湾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腰上,从越南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脚上。天下有变,它就从三个方面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它的如意算盘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事实上,从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到1953年7月27日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历时近三年的朝鲜战争中国付出了伤亡数十万人的代价,其中包括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的牺牲,迫使美国签署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没有赢得胜利的停战协定。虽然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但是这场正义的战争使我们赢得了尊严,赢得了新中国几十年的安定周边环境。只要承认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家,那么他所作出的中国安全的战略判断无疑就是高瞻远瞩的,这绝不能等同于一般人的认识。

有些人执拗于朝鲜战争的第一枪是怎么打响的,并据此判断战争的正确性。其实,从历史看,谁打响第一枪真的并不重要,而是要看待这一事情的本质。毛泽东在“纪念巴黎公社的重要意义”一文引用马克思的理论就曾指出,“马克思说:资本家互争利益的国际战争,是无意义的,只有国内阶级战争,才能解放人类。”“资本家互争利益的国际战争,是无意义的,打倒资本主义的国际战争,才有意义的;军阀们争权夺利的国内战争,是无价值的,被压迫阶级起来推倒压迫阶级的国内战争,才有价值。”毛泽东1936年7月15日在同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也曾指出“斯大林在同一个美国记者的一次谈话中说:‘革命不能输出。’同样正确的是,革命也不能输入。”抗美援朝之所以被中国人认为是正确的,就在于19世纪以来朝鲜半岛长期遭受帝国主义的殖民侵略,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仍由于西方列强的干预,不能取得真正的民族统一和独立。毛泽东时代中国确立的对外关系不干涉内政原则的出发点,就是反对外部力量干涉一个国家自主发展进程。

与1950年毛泽东提出“不要四面出击”时的外部环境相比,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战一样引人注目的是朝核问题取得的巨大成绩。在中国的协调下,年内朝韩两国领导人实现了历史性的会晤,当然也包括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会晤。不同于1950年的是,尽管2018年特朗普对华贸易大棒到处挥舞,但仍然多次强调同中国国家主席的友好关系,强调感谢习近平主席对朝鲜弃核和谈所做的努力和贡献。之所以今非昔比,是因为社会主义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综合实力的大幅提高,中国国际影响力的空前提升。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美国也是发展中国家”时,背后的逻辑表明,中国的发展成就正为我们赢得大国尊严。

站在2019年的起点,对当前的国际发展环境保持清醒的认识,汲取毛泽东时代应对国际挑战的经验,有助于更好地发挥中国的制度优势,克服面临的困难,取得发展道路上更大的成绩。正如习近平主席新年贺词所讲,“放眼全球,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信心和决心不会变,中国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诚意和善意不会变。我们将积极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继续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建设一个更加繁荣美好的世界而不懈努力。”

【欢迎转载 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