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正文

厉以宁的签名

文化 2018-12-05 11:20:39 熊光楷/文 总第391期 放大 缩小
在中国经济学界,素有“吴市场、厉股份”之说,我与“吴市场”吴敬琏交往较多,也早就收藏了厉以宁的签名书。2011年5月18-19日,我到苏州出席太湖文化论坛,主办方恰好把我和厉以宁的座位安排在一起。我们互相赠书,交谈很多,我对厉以宁有了更深的了解。     

那是2011年5月19日上午,太湖文化论坛进入最后一个对话环节——文化与经济的对话,由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主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蒙代尔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分别以《文化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和《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社会和谐问题》为题进行演讲。     

厉以宁在演讲中举了一个例子:“小乱时,城里有兵把守,秩序得以维持。大乱时,城里人纷纷到乡下避难,因为城市是兵家必争之地,战火激烈,政府已经瘫痪了,而偏僻的乡村靠的是政府调节和市场调节以外的力量……第三种调节的力量。”     

厉以宁所说的“第三种调节的力量”,就是道德。他说,社会发展过程中,在没有市场调节、没有政府调节的时候,道德力量是唯一的调节方式。相反,有了市场调节和政府调节,同样需要道德力量调节。市场调节下,没有道德力量调节作支撑,整个市场调节是乱的。政府调节下,如果没有道德力量作支撑,政府调节是低效率的。“经济发展本身不是最终目标,最终目标是人的幸福。人的幸福体现在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社会和谐被提到首要位置。”     

在演讲后的答问阶段,我的朋友、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站起来提问了。他问:“在市场体制下,道德调节如何实现及服从什么规律?”厉以宁很快回答说,道德的调节作用的发挥跟各国的文化、传统、风俗等有关;道似无形又有形,比如自律是无形的,而制度等他律则是有形的。胸有成竹,应对敏捷,厉以宁生于1930年,真看不出来他已经年逾八旬了。     

厉以宁演讲时,我恰好看了他刚刚赠送给我的《西方经济史探索》,书中,他提到,在他思考“怎样才能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顺利运行”时,想到了“第三种调节即道德调节”的观点。我马上意识到,厉以宁的演讲内容与他一贯的思考和理论判断是统一的、一以贯之的,他不是做应景的即兴发言,而是阐述他长期思索的结论。     

厉以宁走下演讲台后,我与他握手,表示祝贺,并且指着书里那一段对他说:“厉老,你是成套设备公司啊!看你的书上,早就提到了道德调节的理论观点。我想,你肯定还有不少成系统的理论,就像成套设备一样,遇到什么现实问题,都能随时调取,用于分析和研究现实问题,并且找到答案。”厉以宁笑了笑。     

我又问他,平时除了研究经济外,还有什么消遣?     

他说:“我还爱好诗词,平时喜欢自己填词作诗。”     

我当即把手边的会议信笺递给他:“能否给我和夫人寿瑞莉写一首?”     

他接过纸,提笔将他作于1987年的《踏莎行•登崂山》全文默写下来送给我。这令我更加钦佩了。那么早的一篇旧作,他居然能挥笔而就,记忆力真是惊人。     

会议结束时,我又请他在太湖文化论坛的首日封上签名。他与我相约,回京后将他的诗词集签名后寄给我。     

很快,我就收到了厉以宁5月23日寄出的《厉以宁诗词选集》(上、下卷),上款写了我和夫人寿瑞莉的名字,落款是厉以宁、何玉春。厉以宁在后记中写道,此书之前,他已经陆陆续续出版了几本诗词选,这套选集是为了庆祝他们夫妇2008年结婚五十周年而专门编选,共收录666首诗词。的确,这套选集的封面就是一幅何玉春画的梅花,上面有厉以宁的题词:不怨春迟,独秀寒枝。书前更刊登了他们夫妇从年轻开始的许多合影,堪称他们美满婚姻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     

收到书后,我马上找到厉以宁为我手书的《踏莎行》。经过对比,除了“山茶开早”被写成“山茶开草”的笔误外,完全准确!    

《厉以宁诗词选集》的最后一首,是厉以宁代何玉春所作的《一剪梅》。厉以宁写道:“绿树遮阴道道弯,过了山峦,还是山峦,从来一路不孤单。”这又何尝不是我们的人生写照呢?一道山峦一道山峦地跨越,只要相互扶持,就不会孤单。

熊光楷 上将,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国防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等院校兼职教授。

【欢迎转载 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